盐山县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河北省盐山县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6-10-28 15:40:40 来源: 本站

 河北省盐山县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5)盐行初字第14号

原告刘胜义,男 ,汉族,1963年4月7日出生。家庭住址沧州市孟村回族自治县新县镇刘石桥村7号。

委托代理人宋玉成,北京市中盾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陈红,北京市盛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盐山县交通运输局,住所地盐山县城南环路。

法定代表人王胜田 , 任局长。

委托代理人王兴田,盐山县法律援助中心律师。

委托代理人曲振明,盐山县交通运输局工作人员。

第三人张学河,男,孟村回族自治县新县镇杨村。

原告刘胜义因不服被告盐山县交通运输局其他行政行为一案,于2014年11月7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经本院依法审理,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经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撤销原裁定,指令本院继续审理。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继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刘胜义及其委托代理人陈红、宋玉成,被告盐山县交通运输局委托代理人王兴田、曲振明均到庭参加诉讼。第三人张学河经本院依法通知,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盐山县交通运输局于2014年9月19日对一台涉嫌用以挖掘公路的挖掘机作出证据登记保存。被告认为原告刘胜义涉嫌用租赁来的该挖掘机擅自挖掘公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需对该挖掘机进行登记保存,故对其采取登记保存措施,并将挖掘机拖至被告所属的大王铺料场予以保存。

原告刘胜义诉称: 2001年,因孟村县设开发区原告便购买本村一片土地使用权并自己花钱垫了大量土方、盖了房子,证照齐全。由于此地与沧乐线公路相连,所以2003年省道沧乐线公路拓宽占用了原告的部分土地及土方,至今分文没给。2014年9月份,原告在没有看到任何征地公告、补偿公告,也没有任何单位签订征地补偿协议的情况下,看到被告强行在原告拥有的土地上进行省道沧乐线改造施工。无奈之下,原告租来一辆挖土机放在此处要求被告的工作人员向自己讲明国家政策或者挖掘原因。9月19日被告责任人王胜田不由原告分说、便指使手下一二十人将其强行带离现场,并将其打伤,随之强行扣押原告租来的挖掘机,原告被打伤后,在盐山县阜德医院住院期间,被告工作人员又带着执法仪,通知原告要对其进行扣押挖掘机并处以3万元罚款,原告不服。总之,被告在完成的2003年、2014年两次公路拓宽,共占用原告的土地使用权约1-2亩、大量土方及部分红砖,到现在不但没有给原告分文赔偿,政府部门也没人和原告协商过,却将原告打成轻伤。综上,原告认为被告不分青红皂白、滥用职权强行扣押原告挖掘机的行为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属于严重违法行为,严重侵害了公民的合法财产权、人身权,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相关规定,特向本院提起诉讼。其诉讼请求为:1、依法撤销被告扣押原告挖土机的行为;2、依法判令被告立即返还扣押的挖土机与原告,并赔偿因其非法扣押挖土机期间给原告造成的经济损失(具体以每天每台挖土机租金600元计算,自2014年9月19日起算至实际返还之日止产生的租金损失);3、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原告提供的证据:1、刘向峰集体土地使用证2、刘胜义集体土地使用证3、刘向峰、刘胜义土地证超范围使用费(收条)4、刘石桥村委会证明(宅基地范围、土方量、也证明2014年占用量)5、刘石桥村委会证明(证明,2003年修路占地、土方无赔偿)6、刘石桥村委会证明(2014年修路、不知情)7、刘石桥开发区土地收回转让协议书8、刘石桥村土地收费证明9、刘石桥村土地收费证明10、王德龙拉土证明11、王德龙身份证复印件12、2014年9月14号上午10点58分派出所出警截图(证明当日土方已全部挖通)13、河北省交通厅文件(证明避免违规占地14、挖土机租赁协议15、张学河证明(2014年9月15日刘二丑等人扣车)16、张学河证明(证明口头协议的书面表现)17、张学河证明(交通局协议刘二丑违法取证18、张学河证明(当日违证、现原件收回)19、王胜田现场指挥抢车打人照片20、同上21,扣车当日修路照片22、同上23、证据登记保存清单(无法律效力)24、光盘(张学河证明录像刘石桥村委会证明录像)。

被告盐山县交通运输局辩称:一、原告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涉案挖掘机并非原告所有,系孟村回族自治县新县镇杨村张学河所有。由此,原告起诉答辩人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规定。二、答辩人将涉案的挖掘机拖走保存至大王铺料场是根据《中国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七之规定,属于收集证据的证据保存行为,并非具体行政行为,原告起诉不符合法律规定。三、答辩人对沧乐线进行改造施工是在使用权范围内进行,并没有侵犯原告的土地使用权,而原告雇佣挖掘机对施工中的公路进行挖掘,严重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法》,答辩人有权进行查处。

 被告盐山县交通运输局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依据:1、证据登记保存清单1份;2、张学河的证明1份 ;3、照片共计19张。

经庭审质证,对于被告提供的证据1,原告对其真实性及合法性不认可。原告认为盐山县交通局属于2014年沧乐线改造工程中非法修路,非法强占农民土地,它是违法犯罪的主体,被告提出的证据保存行为不具备合法的主体资格。首先原告认为,证据登记保存依法应提供对被保存的物件的法律必然性,本次2014年9月15日原告用挖掘机是在阻止被告违法,本身不具备违法行为。第二2014年9月15日至2014年9月19日本挖掘机在是原告无人看管的情况下处于纯静止状态,所以进行证据登记保存不合法,或者是违法的。第三,本证据保存清单是被告提供的2014年盐交路政登第001号不具备任何法律效力。且在原告的记忆中,原告于2014年9月19日根本没有到过盐山县路政管理处过,所以本证据登记保存清单是假的,原告方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原告方认为,原告刘胜义的挖土机是2014年9月19日被被告强制扣押,直到2014年12月8日在第一次开庭后6天才由张学河将挖土机开回家,挖土机被被告扣押了80天,这80天当中分别为两个阶段,是9月19日7天的时间,原告方承认的是扣押,不认为是证据保存,因为9月19号扣押挖土机的时间就应送达证据保存的清单,所谓的证据清单是后补的,也没有向原告刘胜义送达过。9月19号至12月8号是强制扣押行为。证据保存清单应当有刘胜义的签字,如果是见证送达,见证人应当是无利害关系,对被告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不认可,对照片形成的时间有刘胜义在阜德医院住院后,刘胜义的妻子到交通局施工现场要为刘胜义身体受伤讨要说法形成的,当时挖土机扣押在交通局内,照片上挖掘机不是涉案的挖掘机,这个沟是不是我所有挖掘机挖掘需要被告提供证据证明。原告认为,其提交的证据1、2、3、4、5、6、7、8、9、10、11、12、13号这些都是为证明第三个焦点,证明的是土地所有权是村委会,使用权在刘胜义本人,第二个证明了这次修路养护改造工程占用的土地原地貌以上平均1.2亩的土方。涉案用地是有合法的使用权及其地上原地貌的土方,土方所有权也是刘胜义的,假如是我挖的,我也有权进行挖掘,原地貌以上的土方被被告正在抢夺中,2014年9月14日派出所的截图充分证明了是被告挖的沟。国家行政机关也有举证责任,张学河签订的租赁协议,证人张学河的证人证言,从证据14到18,证明了原告刘胜义与张学河存在合法的租赁关系,被告强行扣押挖土机,使得原告白白支付从2014年9月19日到挖掘机实际返还张学河之日的租金损失,租金计算标准每天600元,且原告有诸多证据证明自己享受合法的用地,被告无法举证公路养护的用地权限,冀交规2012633号文件明确规定在原占地范围内,但至今为止原告没有看到任何2003或2014公路养护改造用地范围,被告已经对公路进行了拓宽,那么肯定被告有施工图纸和用地范围红线图,被告没有提供,承担被告举证不能的责任证据。24,因张学河受他人胁迫未能到庭,我方用摄像的方式进行记录,证明证据14到18具有真实性。且被告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2014年9月19日的证据保存清单是真实的。所以原告方对被告方提供的证据1,不予认可。对于被告提供的证据2,原告认为,一是挖土机机主是张学河,刘胜义与张学河之间是有偿租赁的法律关系,一审期间,张学河作为证人已出庭证实此事,法律不仅保护物的所有权也保护物的使用权;二是被告提供的证据名称中的证据保存清单,被送达人是刘胜义而不是张学河,包括之后行政处罚决定是刘胜义不是张学河。2014年12月2日张学河出庭,作为证人同时在笔录上签字,原告对证人证言的真实性及内容无异议,事后协议也认可,写的时间2014年9月15日,双方口头约定,事后协议是对口头约定的一个确认,退一万步讲,即便是雇佣也存在人工及设备成本的问题,被告扣押了原告刘胜义租赁的挖土机,使得挖土机无法返还,给机主造成损失,势必要我们赔偿。对于被告提供的证据3,原告认为,对照片形成的时间是在刘胜义在阜德医院住院后,刘胜义的妻子到交通局施工现场要为刘胜义身体受伤讨要说法形成的,当时挖土机扣押在交通局内,照片上挖掘机不是涉案的挖掘机,这个沟是不是我所有挖掘机挖掘需要被告提供证据证明。

对于原告提供的证据1证据2,即土地使用证,被告方对其真实性有异议。首先,该二份证据填证机关连年月日都是空白的,最重要的是登记栏中证号没有使用类型、使用权限,这二份证据涉嫌伪造编造,不能都让刘胜义作原告,涉及刘向峰的由刘向峰作为原告进行出庭。对于证据3,真实性和关联性不予认可。对证据4,真实性不认可。没有出具证据单位负责人的签字,空白信笺是后填的。对于证据4、5、6的意见一致,对于其真实性不予认可。对于证据7被告方不予认可。被告方认为,证据7没有加盖村委会的印章。对于证据8、9、10真实性不认可。证据11,被告对其真实性没有异议。对于证据12,被告认为其缺乏关联性。证据13,被告没有意见。其认为该证据是交通厅的两份文件,批复沧乐线盐山至千童线改造养护,在现在范围内,能证明是被告在现有范围内实施的,不存在非法占地,非法抢占农民土地的行为。对于证据14,被告不予认可。认为张学河证明协议是后补签的,不是9月15日当日所签,根据原告陈述中,租赁挖土机是阻止被告的行为,对他们所说的费用不认可,原告挖掘公路违反公路法,属于违法行为,原告的权利是不合法的。对证据15,无法确认其真实性。该证据是不是张学河所写,被告方不知道。证据16,刘胜义不符合作为证人的要求,对证据内容的真实性被告也不认可。对证据17,证明内容的真实性不予认可。认为与实际情况不符。对证据18,被告认为其内容属实。原告对证据19、20、21、22、23,放弃举证、质证。证据24,录像当中所指的人员是张学河,被告方不认可其真实性。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对被告提供的证据1,本院认为,参照交通部的相关规定,对该证据予以确认。对证据2,其主要证实涉案挖掘机机主是张学河,在这一点上原被告的意见是一致的,本院对该证据予以确认。证据3,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但其关联性不予确认。对原告提供的证据1,因该证据载明的土地使用者是刘向峰,而非本案原告,故该证据与本案不具关联性。证据2,该证据载明的土地使用者为原告刘胜义,本院对其真实性、关联性予以确认。证据3,该证据系一收据,显示的内容为“超限额土地使用费、注册登记发证费2000元”,其与本案不具关联性。证据4、5、6、7、8、9、10、11、12,因该几份证据均与本案缺乏关联性,故本院对上述证据均不予确认。对证据13,该证据系河北省交通运输厅关于刘胜义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的答复,并附有河北省交通运输厅关于省道沧乐公路盐山至千童镇段养护改造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的审查意见复印件,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对证据14,该证据是原告和第三人之间签订的一份协议,结合第三人在初审当中作为证人出庭所作证言,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证据15、16、17,结合证据24,的佐证,本院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证据18,被告无异议,本院对该证据予以确认。证据24,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

经审理查明,2014年9月19日,被告盐山县交通运输局以原告刘胜义涉嫌以租用的挖掘机擅自挖掘公路为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将原告所租用的第三人张学河的挖掘机予以登记保存。并将该挖掘机拖至被告所属的大王铺料场予以保存。后在诉讼期间,被告将挖掘机返还给机主张学河。2014年9月15日,原告刘胜义与第三人张学河就涉案挖掘机使用的费用等相关事宜签订协议一份。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法等相关法律规定,被告对其管辖范围内挖掘公路等违法行为,有权依法予以查处,但应当有充分的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四条第一款规定:被告对作出的行政行为负有举证责任,应当提供作出该行政行为的证据和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被告盐山县交通运输局对原告刘胜义租用的第三人张学河所有的挖掘机作出登记保存这一行政行为,应当负有举证责任。本案中,被告虽认为原告涉嫌擅自挖掘公路,但缺乏充分的证据予以证实,被告用以证实原告具有擅自挖掘公路这一违法行为的证据,就是其提交的证据3中的现场照片。照片显示确有一条深沟,但这条深沟,是否确实在公路边界范围之内,以及挖掘这条深沟,是否是原告刘胜义指使他人用其所租挖掘机所为,均无法证实。故被告作出登记保存这一行政行为的证据不足。本案原告刘胜义提出诉求,要求判令被告返还挖掘机给原告,并赔偿因其扣押挖掘机期间给原告造成的经济损失。在诉讼期间,被告已将挖掘机返还第三人张学河,原被告均予认可。至于原告所提赔偿诉求,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二条的规定:原告在行政赔偿诉讼中对自己的主张承担举证责任。被告有权提供不予赔偿或者减少赔偿数额方面的证据。本案中,被告予以登记保存的挖掘机机主是第三人张学河。如果说被告的登记保存行为确实会造成一定经济损失的话,直接受损害人应为第三人张学河,而张学河并未出庭主张权利。原告虽有赔偿诉求,但其仅提供了其与第三人张学河的一份挖掘机租用协议,并未实际支付,也就是说原告刘胜义并未发生实际损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七十四条第二款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确认被告盐山县交通运输局对涉案挖掘机的登记保存行为违法;

二、驳回原告刘胜义的赔偿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至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付长锁

     王振华

人民陪审员  李宗超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