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山县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抢劫罪与强迫交易罪的区别

2016-03-14 11:46:06 来源: 本站

 

抢劫罪与强迫交易罪的区别

 

盐山县人民法院   杨  兴

 

[要点提示]

以暴力相威胁,强迫过往客车上的乘客以高于成本数倍的价格购买推销的矿泉水,构成何罪。

[案例索引]

原审法院:河北省盐山县人民法院

案件编号:(2012)盐刑初字第27号刑事判决书

判决日期:2012年2月23日

生效日期:2012年3月13日

[案情]

公诉机关盐山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胡连凯,乳名胡小刚,男,1977年11月4日出生,汉族,农民,中专文化,系河北省黄骅市旧城镇李马口村人,并住该村。2006年7月26日因涉嫌犯强迫交易罪被盐山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2010年11月3日被黄骅市公安局抓获,当日被盐山县公安局解回并执行逮捕,同年12月9日被该局取保候审。2011年12月9日被盐山县人民检察院取保候审。2012年1月17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盐山县人民检察院以盐检刑诉(2012)12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胡连凯犯强迫交易罪,于2012年1月17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同日审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盐山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王月梅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胡连凯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盐山县人民检察院指控:

2005年5月至9月期间,被告人胡连凯伙同路希刚、王福全、张建勋(三人均判)等人在205国道孟村县泊庄村路段多次拦截过往的长途客车,以每瓶2至3元不等的价格,采用威胁手段强行向客车上的乘客销售价值不足1元的矿泉水,共违法所得八千元。

针对上述事实,公诉机关向法庭出示了被告人胡连凯及同案犯路希刚、王福全的供述,证人张宝华、李金光、邱拥军、韩俊玲、高长远、周树伟、贾启洪等人的证言,辩认笔录、抓获经过证明及办案说明和破案报告、判决书、被告人胡连凯的户籍证明等证据,予以证实。并认为被告人胡连凯之行为构成强迫交易罪,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六条之规定,定罪处罚。

被告人胡连凯对公诉机关指控其犯强迫交易罪的犯罪事实、罪名、证据,均无异议。无任何辨解理由。

经审理查明:

2005年5月至9月期间,被告人胡连凯伙同路希刚、王福全、张建勋(三人均判)等人在205国道孟村县泊庄村路段多次拦截过往的长途客车,将价值不足1元的矿泉水以每瓶2至3元不等的价格,采用威胁手段强行向客车上的乘客销售,共违法所得八千元。赃款己挥霍。

证明上述事实的证据有:1、被告人胡连凯的供述证实:与同案犯路希刚、王福全、张建勋在孟村县泊庄村路段的205国道拦截过往客车,强行向乘客卖水的时间、地点、方式、所得款项等事实经过; 2、同案犯路希刚、王福全、张建勋的供述均证实:与被告人胡连凯共同向客车上的乘客采取威胁手段强行卖水的事实经过;3、证人张宝华、李金光、邱拥军、韩俊玲、高长远、周树伟、贾启洪的证言证实:被告人胡连凯及其同案犯强迫他们买水的事实经过;4、证人韩俊玲、高长远辩认笔录证实: 对被告人胡连凯及其同案犯辨别、确认的情况;5、盐山县公安局的抓获经过和破案报告证实:被害人到该局报案,后确定疑犯,对被告人胡连凯上网追逃、其被黄骅市公安局抓获、移交该局,其对自已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及被押回盐山的有关情况;6、(2007)盐刑初字第36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证实:被告人胡连凯的同案犯路希刚、王福全、张建勋因犯强迫交易罪,被处以刑罚的事实;12、被告人胡连凯的户籍证明,证实了其的身份、年龄、住址等自然情况。

上述各证均经当庭质证、认证,且来源均合法有效,本院予以确认。足以证明被告人胡连凯犯强迫交易罪之事实属实。

本案在审理期间,被告人胡连凯主动向本院退交赃款八千元,并交纳罚金一万六千元。

本院认为被告人胡连凯伙同他人多次以威胁手段,在公共汽车上强行销售矿泉水,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强迫交易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鉴于被告人胡连凯当庭认罪态度较好,积极退赃,并主动交纳罚金,本院可酌情对其从轻处罚。故对其适用缓刑,不致于危害社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六条、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胡连凯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一万六千元(已交纳)。

对被告人胡连凯退交的赃款八千元,依法予以追缴

[评析]

司法实践中,对于从事正常商品买卖、交易或者劳动服务的人,以暴力、胁迫手段迫使他人交出与合理价钱、费用相差不大的钱物,情节严重的,以强迫交易罪定罪处罚,一般没有争议。对于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买卖、交易、服务为幌子采用暴力、胁迫手段迫使他人交出与合理价钱、费用相差悬殊的钱物的行为,以抢劫罪定罪处罚,一般也没有争议。但是,对于从事正常商品买卖、交易或者劳动服务的人,以暴力、胁迫手段迫使他人交出与合理价钱、费用相差悬殊、极为悬殊的钱物,情节严重的,是以强迫交易罪还是以抢劫罪定罪处罚,存在较大争议。笔者认为,暴力、胁迫手段下强迫交易罪和抢劫罪的区分,主要应结合以下三个方面进行综合判断:
    一.行为人与被害人之间是否存在特定的交易。
    根据刑法规定,行为人当场使用暴力或者威胁手段并当场取得财物的行为,除可能构成抢劫罪外,还有可能构成强迫交易罪。此时,区分强迫交易罪与抢劫罪的关键,在于行为人与被害人之间是否存在特定的交易即商品买卖、提供或接受服务。一般情况下,有特定的交易存在,构成强迫交易罪;无特定的交易存在,构成抢劫罪。存在特定的交易,说明行为人一般是在牟取非法经济利益的主观动机驱动下,通过使用暴力或者威胁手段促成商品或者服务的交易,达到牟取非法经济利益的目的。也就是说,行为人牟取“暴利”尽管使用了暴力或者威胁手段,但是通过客观的交易行为获得的,这种行为破坏了公平、自由、平等的市场交易秩序,侵害了交易相对方的合法权益,情节严重的,符合强迫交易罪的构成要件。该行为流程图为:牟取非法经济利益的主观动机驱动使用暴力或者威胁手段促成商品或服务的不公平交易牟取非法经济利益(此“暴利”包括合理价钱、费用和非法经济利益两部分)。如果不存在特定的交易,说明行为人是在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主观动机驱动下,直接通过使用暴力或者威胁手段达到获取他人财物的目的,这种行为侵犯了他人的财产所有权及人身权利,符合抢劫罪的构成要件。该行为流程图为: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主观动机驱动使用暴力或者威胁手段非法占有他人财物。显然,行为人与被害人之间是否存在特定的交易,对于区分强迫交易罪和抢劫罪至关重要。当然,特定的交易应该是从事正常商品买卖、交易或者劳动服务的人与被害人之间进行的。对于不是从事正常商品买卖、交易或者劳动服务的人,使用暴力或者威胁手段促成商品或服务的不公平交易的情况即“一次性交易”,应具体分析。如果行为人采用暴力、胁迫手段迫使他人交出与合理价钱、费用相差不大的钱物,情节严重的,仍然属于强迫交易罪的范畴。但是,如果行为人采用暴力、胁迫手段迫使他人交出与合理价钱、费用相差悬殊的钱物的,一般可认为行为人是以买卖、交易、服务为幌子,采用暴力、胁迫手段促成“一次性交易”,实现非法占有目的,宜以抢劫罪定罪处罚。
    二.行为人所牟取的非法经济利益超出合理价钱、费用的绝对数额和比例。
    如果行为人与被害人之间存在特定的交易,就应看行为人所牟取的非法经济利益超出合理价钱、费用的绝对数额和比例。绝对数额大,比例未必高。因此,既要考虑超出合理价钱、费用的绝对数额,又要考虑超出合理价钱、费用的比例。对于超出合理价钱、费用的绝对数额不大,比例不高即相差“不大”的情形,情节严重的,以强迫交易罪定罪处罚。对于超出合理价钱、费用的绝对数额大、比例高即相差“悬殊”的情形,司法实践中一般也以强迫交易罪定罪处罚。因为行为人不是以非法占有他人财物为目的,而是通过以不合理的价格完成交易来牟取“暴利”的。如果超出合理价钱、费用的绝对数额特别大、比例特别高即相差“极为悬殊”的情形,则一般应以抢劫罪定罪处罚。如强迫他人用2万元购买价值10元电子手表的行为,就很难说明行为人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而应认定行为人以交易为名行非法占有他人财物之实,即属于抢劫行为。在司法实践中,认定相差“不大”较为容易,但何谓相差“悬殊”、相差“极为悬殊”,在没有司法解释作出具体规定前,需要司法人员综合多种因素作出判断。
    三.行为人使用暴力、威胁手段的程度。
    在对暴力、威胁程度的要求上,强迫交易罪低于抢劫罪。根据前文论述,在商品买卖、提供或接受服务中,行为人使用暴力、威胁手段,如果不足以危及被害人的身体健康或者生命安全,即没有达到致使其不敢反抗或者不能反抗的程度,并由此牟取或意欲牟取超出合理价钱、费用相差“不大”、相差“悬殊”的非法利益,情节严重的,以强迫交易罪定罪处罚;牟取或意欲牟取超出合理价钱、费用相差“极为悬殊”的非法利益的,以抢劫罪定罪处罚。如果行为人使用暴力、威胁手段足以危及被害人的身体健康或者生命安全,致使其不敢反抗或者不能反抗,并由此牟取或意欲牟取超出合理价钱、费用相差“不大”的非法利益的,由于行为人不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如果致人重伤或死亡的,以故意伤害罪定罪处罚;否则,情节严重的,仍应以强迫交易罪定罪处罚。在使用暴力、威胁手段致使被害人不敢反抗或者不能反抗的场合,如果行为人牟取或意欲牟取超出合理价钱、费用相差“悬殊”、相差“极为悬殊”的非法利益的,则应以抢劫罪定罪处罚。因为在相差“悬殊”、相差“极为悬殊”的情况下,非法占有部分一般大于合理价钱、费用部分,行为人使用足以危及被害人的身体健康或者生命安全的暴力、威胁手段,就说明行为人既想促成交易又想实现非法占有,单就非法占有部分而言构成抢劫罪。
    本案中,被告人胡连凯伙同路希刚、王福全、张建勋等人虽然为了促成不公平交易使用了暴力、威胁手段,但不足以危及被害人的身体健康或者生命安全,其所获取的超额利润不属于相差“极为悬殊”的范围。因此,该行为属于强迫交易行为而非抢劫行为。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